天亮了…天空慢慢地從黑色的一片轉成白色,高三生的我坐在家門口試著回想上次看日出是什麼時候,是不是國中時的畢業旅行時我們爬上了阿里山看日出??

大家都睡在一樓的地板上,看著眼睛紅腫的他們躺在地上睡著,可以想像得到昨天大家都累了吧?!我回到門口的椅子上,繼續折著手上的金紙,一張張地放進爐子中燒,在守夜的過程中,我不時地翻過身看到爸爸的照片,也不自覺得想到混亂的昨天…

我跟老弟一到學校後沒多少,蘇先生(家裡的員工)就跑到學校來,通知我們務必馬上回家,也沒多說什麼,他便離開了,我跟老弟匆匆地跟老師請了假,便趕著要坐公車回家,從來沒有想過回家的路那麼遠,也沒有想過會邊走邊抖著回家,在回家的路上,老弟只說了一句話:「怎麼辦??」我沒有回答,也不知道怎麼回答。

回到家後,只見辦公室前方的地板已經挪出了一塊空間,放了一塊草蓆…

家裡的員工通知我,姊姊還沒聯絡上,請我繼續聯絡。我走上二樓不停地打姊姊的call機,但半小時過去了,仍然沒有人覆機,此時,哥哥打電話回來,確認我們是不是回到家了,叫我們在家等著不要離開,在電話的那頭我聽到了媽媽的哭聲。

下樓後,我沒找到老弟,我又走回二樓,我聽到啜泣聲從書房傳來,我輕輕地將書房房門推開一個小縫,從縫裡我看到了一個上了國中後就沒哭過的高三學生,坐在書房的最角落,抱著頭,不斷地啜泣,好像想努力把顫抖的身體定住,但他好像呼吸的方式都忘了似地,根本沒辦法正常的吸吐氣。我輕輕合上房門,又獨自下樓。

「咿喔…咿喔…」救護車的聲音由遠而近,最後在我家門口停了下來…

雙眼紅腫的媽媽、哥哥從車上下來,最後爸爸也下來了…

我幫忙抱爸爸下車,我的手臂還是可以感覺得從爸爸身上傳來的溫熱。

爸爸躺在草蓆上,大家圍在爸爸身旁叫著爸爸的名字,叫他要回來,叫著叫著,我哭了…弟弟也再一次哭了…

黃色計程車停在家門口,姊姊飛快地從車上衝了下來,跪在爸爸身旁,碩大的眼淚從眼角滑落…

今天是姊姊上午沒課的日子,每週的這天,她都會從台北搭車到林口看爸爸,但今天她到醫院的時候,爸爸的病床是空的,醫護人員告訴她,病人和家屬上了救護車回家去,她趕緊攔了計程車直奔回苗栗,這一趟路程對姊姊來說真的很遠,她的call機不斷地響,她沒有手機沒辦法覆機,她也不知道到底怎麼樣了??她只能掉著眼淚求問司機可不可以開快一點,可不可以讓他回家見爸爸最後一面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tanly32 的頭像
stanly32

屎蛋粒的碎碎唸…

stanly3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